宋美龄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20-03-28 12:53
我的家庭我的家庭是一个传教士家庭,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从孩提时代起,我每天都参加主日学校、主日聚会和家庭服务。有时候我的心很不开心,我只是坐着听冗长的布道。然而,在我知道它之前,我已经吸收了主的许多原则。即使在我和江先生结婚后,我也没有真正重生。在知识中,我相信基督的神性,我也相信耶稣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救赎罪人。但这与我个人无关。虽然他为我和世界上所有的人而死,但对我来说,这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至于罪,每个人都是罪人,我绝不会比一般人更坏!我母亲和上帝的关系第一次不同了。她的生活非常接近上帝。她经常花几个小时祈祷和与上帝交流。那时,每当我们遇到困难,我们总是请她为我们祈祷。母亲的去世对她的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对我来说可能是最大的打击,因为我是她最小的女儿。我比我所知道的更依赖她。那时,江先生给日本侵略的威胁又增加了一个负担,那就是消灭当时的内乱。与此同时,黄河被淹没,许多人受到饥荒的威胁。多年来,我和江先生一直密切合作,以实现他的目标,建立一个统一的现代中国。此时,许多困难使我沮丧。我处于绝望的边缘,而我的母亲已经不在人世,不能每天为我们祈祷。我该怎么办?我能向谁求助?现在回想起来,我明白这是我第一次精神上的转变。在江先生嫁给我之前,他答应我妈妈去查圣经。后来他忠实地遵守了这个诺言。在我母亲去世之前,她带领蒋先生正式回归主位。后来,他仍然每天自己寻找《圣经》,试图理解《旧约》中复杂的真理。这是一项相当困难的工作,因为没有在基督教环境中长大的人能够欣赏的圣经历史很少。当我看到他在困难中如此努力,我知道我应该帮助他,就像我妈妈一直做的那样。当我在美国韦尔斯利大学学习时,我选修了旧约历史课程。所以我利用我的旧笔记和课本,开始每天和他一起学习圣经。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保持这个习惯。每天早上6: 30,我们一起祈祷,阅读经文,讨论彼此的经历。每天晚上睡觉前,我们还一起祈祷。1936年,当一个女人在看守一个男人时,江先生在Xi被他的下属绑架了当时,事实证明,今天早上的修行是一块石头,支撑着他,给了他力量。尽管他精神极度痛苦,但他随时都有可能被杀死,他在遇到麻烦时会受伤,但在劫机期间,他的心脏非常安全。逮捕他的人把他隔离了十天,不让他知道这个消息。当时,世界震惊了,全国人民要求逮捕他的人立即安全释放他。后来,我终于设法坐飞机去了Xi,和他在一起。当劫机者允许我见他时,他非常吃惊。当他平静下来的时候,他给我看了一本他那天早上读的圣经:“上帝在地球上创造了一个新的东西,那就是女人守护男人。””(耶利米书31: 22)难怪他和我对这一天如此忠诚!< br > 1949年,国内形势发生了变化。在我到达台湾后不久,我觉得上帝叫我组织一个祷告小组当时,我非常害怕。我感到很不舒服,并尽我所能来逃避这个责任。我担心我的朋友会认为我太过虔诚,就像我过去对我母亲的看法一样。我们大多数人都能自然地表达对家人或朋友的爱,而且不会沉默。然而,这是人们最不想知道的关于我们对基督的忠诚的事情。这难道不奇怪吗?事实上,我们对他的爱越来越冷淡了。因为只有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确认我们的信仰,我们才能保持我们的爱。所以,我邀请了五个朋友,都是虔诚的基督徒,来到我的新家。我告诉他们,我希望从那天开始有一个祈祷会。我提到了耶稣基督的承诺,如果两三个人以他的名义聚会,他就会在其中。如果他们同意,我们可以一起为中国和世界的命运祈祷。从那以后,我们每星期三下午都举行祈祷会,五年来没有间断过。一开始,我们不得不克服一种不安的感觉。一开始,每个人都很害羞。我们中的一些人从来没有在公共场合大声祈祷过。一直很亲密的朋友突然变成了上帝的陌生人。但上帝最终负责带领聚会,让圣灵与我们同在,不时充满整个房间。每年复活节,我们的祈祷会都会举行耶稣受难日崇拜,由台湾电力公司播出我们强调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后发生的事件。除了因羞愧和愤怒而上吊的加略人犹大之外,使徒们成了真正伟大的精神人物,具有惊人的领导能力。尽管他们遭受了巨大的迫害,他们还是到处传播福音,为一个公正的国家而战。这些为数不多的基督徒没有像一群没有牧羊人的迷羊人那样四处分散。相反,他们组成了一个紧密联系和不可抗拒的团体,所以在可怕的压迫和残酷下,他们比整个罗马帝国都强大。为什么我们不能像他们一样无所畏惧,而是像一些胆小的、没有生命的基督徒一样,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信仰什么?《福音书》记载,耶稣基督在工作期间经常不得不离开人群,加入父神的行列。他不仅独自做了这件事,还和他的门徒一起做了这件事。他是上帝的儿子,但他需要通过祈祷来更新他的精神力量。自然,我们需要更多的祈祷——一起祈祷,大声祈祷,并以迫切的热情和渴望为实现上帝的意愿而祈祷。每周祈祷会由我们每个人轮流主持。在聚会开始时,通常有两分钟的默祷,然后是唱几首最喜欢的赞美诗。然后主会带领人们读一段经文,并描述她个人与这段经文有关的属灵见证。然后每个人都会公开讨论这个话题。之后,参与者提出他们的祈祷,特别是为某事或某人。我们虔诚地跪下,两三个人跟着圣灵依次开始祈祷。我们没有固定的程序,因为我们觉得自发的精神和各种变化可以激发我们的热情。然而,在每一次会议结束时,我们将按照上帝的意愿为中国的未来和世界和平祈祷。经历圣灵的洗礼在最初的几次聚会中,一旦主带领人们要求所有经历过圣灵临在的人举手,我就不再举手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圣灵住在我里面。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天,我读了一段主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经文。当我读到一名士兵用枪刺伤他的身体时,血和水从伤口流出,我停下来这件事我以前读过很多次,从来没有特别感动过,但这次我哭了。那天,我第一次意识到他为我承受了这些痛苦。我哭了又哭,深深地意识到我卑微的不配。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是一种巨大的悲伤和巨大的安慰同时交汇的感觉我很少哭,因为我们从小就学会不表露感情。但是那一次眼泪像潮水一样流了出来,这让我无法抑制。与此同时,我的心感到轻松和宽慰。我觉得我的罪已经被泪水冲走了。那一次,我经历了圣灵的洗礼。从这一天起,我不仅相信我的思想,而且亲自与我的主联系。“如果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旧的东西已经过去,变成新的。””(林前2。5: 17)我对自己性格的宗教观点不喜欢神秘,但喜欢现实,...我相信世界上所能看到的。否则,我不相信别人所承认的,也可能不承认。换句话说,适合我父亲的宗教不一定能打动我。我不相信像糖衣药丸一样的宗教。我知道我母亲的生活非常接近上帝。我知道我母亲的伟大。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拒绝接受母亲强迫我做的宗教训练,但是我相信这种训练对我有很大的影响。那时,家人的祈祷常常让我厌烦。我以口渴为借口溜出去,这经常困扰我的母亲。那时,和我的兄弟姐妹一样,我不得不经常去教堂,我对冗长的布道感到非常厌倦。但是今天,我想起来了,这种去教堂的习惯经常形成了我做事的毅力。这真是一次非常感激的训练。母亲的性格处处显示出她的严厉和坚定,但她绝对不是优柔寡断和多愁善感的。母亲当时虔诚的祈祷是我童年生活中最深刻的印象。她经常把自己关在三楼的一个房间里,祈祷很长时间,有时在黎明前。如果我们有任何难题要解决,我们的母亲必须对我们说,“让我问上帝。”“我们不能敦促她立即回答,因为敲上帝的竹杠在五分钟内是无效的。我们必须耐心等待上帝的启示。然而,奇怪的是,无论母亲祈求上帝做出什么决定,结果都是好的。因此,在我母亲去世后,我经常对自己说,我的精神生活会逐渐成长。更直接地说,我认为上帝叫我母亲的原因是为了让她的孩子能够独立。当我母亲还活着的时候,我经常想,我应该做什么或者不应该做什么,我的母亲会为我向上帝祈祷,请求上帝的帮助。虽然她坚持说我们必须为自己祈祷,但她不能成为我们的调解人,但我确信她有无数长时间的祈祷是专门为我们举行的,也许是因为这样一位母亲在我心中接触了宗教,这使我无法以任何方式抛弃它。在我结束这个祈祷问题之前,我想告诉你我从我母亲那里学到的一课那时,她已经卧病在床,就在她去世前不久。当时,日本开始掠夺中国东北三省。事件的细节对我们的母亲保密。有一天,我碰巧和她谈到日本急于欺负我们。我太激动了,以至于我突然大声喊道:“妈妈,你的祈祷非常有力。你为什么不向上帝祈祷,用地震或类似的灾难来惩罚日本呢?”她把脸转了很长时间,然后用严肃的眼神看着我:“当你祈祷或要求我为你祈祷时,不要用这样的要求来侮辱上帝。我们凡人不应该有这样的意图,更不用说祈祷上帝了?”我深受感动。我知道日本国民因政府对中国采取的行动的谬论而遭受了很多痛苦。因此,我现在可以为日本国民祈祷。在过去的七年里,十次失望中有九次让我感到悲观。这个国家被内部和外部的麻烦所逼。东北四个最富裕的省份被敌人占领,而人民遭受洪水和干旱。本应团结在一起的军事和政治领导人经常发生争执。在私底下,虔诚慈爱的母亲又死了。这一悲惨的经历让我看到了生活的缺陷和人员的困难。我们为国家所做的努力只是沧海一粟,无助于伟大的事业。我觉得生命是历史洪流中的一滴水。有时我对自己说,“如果这个国家真的强大和统一,我们会怎么做?”世界上发生的事情真的没有尽头吗?当一个国家达到繁荣的极限时,它一定会衰落。“(我从未对我的丈夫说过这些话)回顾我的婚姻生活,我与宗教的关系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我非常热情和爱国,也就是说,我想为国家做些事情我的机会很好。如果我和我丈夫合作,为国家做贡献并不难。虽然我有这样的抱负,但仅仅靠我自己,我真的还缺乏一种精神上的专注。随后是第二阶段我上面提到的所有担忧都让我失望,让我悲观和沮丧。直到他慈爱的母亲去世,我当时真的感到很黑暗。北方有强大敌人的铁蹄,南方有政治裂痕,西北干旱荒凉,长江泛滥,最亲爱的母亲又一次呼唤上帝。除了空虚,我还有什么?我母亲的宗教精神对大元帅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认为我不能在精神上鼓励我的丈夫。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主席的妻子是一位热心的佛教徒。她对基督教的信仰完全是由于我母亲的劝说。为了获得她对我们订婚的许可,主席允许我们学习基督教和阅读圣经。后来,我发现他遵守了诺言。我母亲去世后,他根本没有改变初衷。然而,教义中有些东西他从一开始就无法理解,读起来很无聊。他每天都读《旧约全书》,思考其中的奥秘,发现它很难。因此,在我的日常对话中,我有必要把难点委婉地表达出来。然后我意识到我会根据我丈夫的需要尽力帮助他,那就是为国家尽我最大的努力。我将引导我的丈夫进入我所知道的精神花园。与此同时,由于生活中的混乱,我陷入了悲伤的深渊,想找到一种解脱的方法,所以我无意识地回到了我母亲所信仰的上帝。我知道宇宙中有一种力量,它的伟大绝不是人们所能企及的。这是上帝的力量。母亲鼓励主席精神生活的任务已经由我承担,我一天比一天更接近上帝。这将我们带到第三阶段我想做的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不是我自己的。生活真的很简单。我们让它变得如此混乱和复杂。每幅古老的中国画都有一个主题,比如一幅花卉卷轴,其中一朵是立体的,其余的只是其他花卉的陪衬。复杂的生活也是如此。那么什么是生命之花呢?据我所知,这是上帝的旨意然而,在理解上帝的意志之前,绝对的虔诚和忠诚是必需的。今天的政治生活充满了虚伪、策略和外交,但我相信这些不是政治家最有力的武器。他们最强大的武器是忠诚和正直。简而言之,在我看来,宗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它的意义是尽我的心、我的力量和我的意志去实现上帝的意志。......我相信上帝,他有无限的力量来帮助我们,他的恩典,超出了我们的期望和祈祷转载自
相关阅读
倪拓生(第三证人)

倪拓生(第三证人)

第三个见证人倪脱生读圣经:使徒行传26: 29“保罗说:无论是少劝还是多劝,我向神要求的是,不...

2020-03-28
宋美龄

宋美龄

我的家庭我的家庭是一个传教士家庭,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从孩提时代起,我每天都参加...

2020-03-28
培根

培根

培根的见证:论宗教(教会)的统一??宗教,作为人类社会的主要纽带,只有当它包含真正的统...

2020-03-28
唐崇怀

唐崇怀

他们还活着!——唐崇怀牧师和他的母亲穿过死亡阴影的山谷...作者:查文欣,王东·李群诊断...

2020-03-28
蔡少芬

蔡少芬

我感到巨大的压力。那一年,我独自一人逃到了旧金山,坐在一辆旅游巴士上,盯着地上的铁...

2020-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