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20-03-28 12:53
最初发表于2006/2003年第7卷第2期《生活季刊》和第26期《普通季刊》的编者按:本文是司提反牧师的证词,其中前两章选自《流浪者的晚归》(孟玄东出版社允许使用,对此表示感谢),最后一章是作者于1995年写的《感恩的证词》司提反牧师出生于香港。虽然他在童年时被拯救了,但他年轻时非常叛逆。抗日战争时期,大约15岁时,他脱离家庭,独自在大陆求学。本文前两章记录了作者1945年在重庆求学时被上帝复活和召唤的经历。< br > &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2;& # 8211;在第二次复活并被复旦大学录取后,我的生活已经安定下来,但我的精神并没有复活,我的心情也没有平静。复旦大学不是我想进入的大学,但那里有一个很好的基督教联谊会。当我12岁并且相信上帝的时候,我经常和妈妈一起去教堂听布道。当我13岁的时候,我被教会接受去听布道和吃面包。因此,我有一个很深的偏见,我鄙视那些所谓的“行会”或组织,如某种团契。我认为那些只从事社会活动的组织不会有任何精神供应。事实上,我当时的处境根本没有资格批评任何人,因为我感到气馁,退回到比任何人都糟糕的地步。回顾过去,在我献出生命来侍奉上帝之前,我的精神起伏不定:有时我不顾一切地盲目热情,但一旦我感到沮丧,我就像冰一样冷,无视上帝的意志,做我想做的事!那时,我的头脑空空如也。有一天我会一天一天地生活。我最初的目标已经失去,我的梦想一再破灭。我还能做什么?首先,复兴复旦大学位于重庆北碚下坝,嘉陵江畔。风景很美。离重庆大约两三个小时的航程。一个星期天,我乘船去重庆旅游。我碰巧经过一栋房子,房子外面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重庆基督教徒聚会场所”这个标志突然让我兴奋起来。那不是我小时候打碎面包的教堂吗?那天正好是星期天,我进去参加了聚会。原来那天布道的是江守道修士。当我13或14岁的时候,我在香港也多次听到他说他非常熟悉他的第一个母亲。当我在香港的时候,我在他们中间打破了面包。那一天,他讲道之后,就擘饼,聚集在一起。在掰面包之前,他介绍了一起掰面包的新成员。我以为江守道会认识我,所以我写下我的名字并交了上去。除了我之外,那天还有两个新兄弟,但江兄弟只介绍了他们,没有介绍我。我心中有点奇怪,为什么江哥哥没有介绍我?很快他们开始唱歌和为上帝祈祷。然后有人感谢他们的蛋糕和杯子,并把它们传递下去。他们只用一个蛋糕和一个杯子。当分发蛋糕和杯子时,每个人都低头祈祷上帝的恩典。我也闭上眼睛祈祷。这是我离开司康后第一次如此热情地祈祷。但是当我刚刚祷告完并睁开眼睛时,用来纪念上帝的“杯子”已经从我左边的杯子传给了我右边的杯子。我心里觉得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把杯子递给我?那一刻,似乎有人在心里对我说:“你已经完全堕落了。你怎么能配得上主的杯?”我记不起那天的布道了,但是在我心中回荡的声音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晚会结束后,我匆匆赶回学校。我一回到学校,就遇到了复旦大学的基督教联谊会,召开了一次振奋人心的布道会。牧师赵应均讲了话,兄弟于力工领着诗。时至今日,我从未见过任何人像牧师领导诗歌时那样生动感人,像演讲者那样恰当连续三个晚上,上帝用他仆人的信息打动了我的心。赵牧师的那首短歌真的像蜡一样融化了我的心:“主啊,我爱你,永远爱你。”让海水干涸,岩石破碎,主啊,我爱你!“两年前我向上帝许了一个愿,但现在因为学业上的挫折,我违背了对他的诺言。我既后悔又惭愧,最后我忍不住流下眼泪认罪,真的把自己掏空了据赵牧师说,我不仅向上帝认罪,还一个个认罪赔罪。直到那时,我才想到去找我多年没联系的父母。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相信他们也不知道我在哪里!后来,我的叔叔和阿姨来到重庆,偶然遇见了我。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妈妈在上海所以我写信向我的家人坦白,告诉我妈妈我小时候是如何偷了她的钱,以及我有多讨厌我的家人。在我一个一个向家人坦白后,我感到了难以言喻的快乐。我能想到的每个人我曾经为谁感到难过,我一个接一个地向他们认罪。在我心中,我坚信上帝与我同在但有一件事我还没处理好,那就是伪造文凭,让侨务委员会送我去复旦大学。因为当时国家仍处于军事统治之下,大学是国家机构,伪造是一种刑事犯罪,认罪的后果确实难以预料。经过许多天的挣扎,我最终决定向校长书面认罪。当时,复旦大学校长张毅立即召见我,训斥我。我把整个过程理顺了,他叫我去注册处退学幸运的是,学校最终拒绝调查,因为我真诚的忏悔,并允许我留到学期结束。事后,虽然我受到了一些同学的冷遇,但我的心很平静,就像石头一样,整个人都放松了。但是,这已经关闭了我所有的联系,所有的学院和大学都不会接受我!但我只注意到我已经处理了我应该处理的罪行!2.我把自己献给主,跪在主面前祈祷,想起主耶稣在提比哩亚海边三次问彼得,“你爱我比这些更多吗?你喂我的羊“我想起了我在西昌时对上帝许下的愿望——爱他一辈子,直到我死去。这些年来,我以为自己在努力奋斗,但事实上我在愚弄自己,却一事无成!回顾我从童年到青年所遭受的所有挫折和苦难,我确信上帝已经为我这个卑微的人制定了计划,我看不见幻象,听不到任何声音。我一生的经历都是他的工作,他会让我做他的仆人。如果我不爱上帝,我还能爱谁?除了他的仆人,谁还能做仆人呢?在那个激动人心的会议上,有七个人和我一起献出了他们的生命,而我是最失败的一个。我经常听到许多人在他们的证词中提到,他们已经放弃了他们的爱、亲戚、财富、崇高的地位和光明的未来,去听主的布道,但我没有任何东西留给主!主啊,我空手而来。我只有我自己。我想把这个人献给你,让你使用它。所以我以真诚的奉献回应了他的号召。三、这些年来上帝的证实,有两个明显的证据,使我无论处境多么艰难、不公正或令人恐惧,仍然相信我是他所选择的仆人,那就是:(1)当我面对各种我不能取胜的情况时,我感到他暗中给我支持和指引,我知道他的眼睛正注视着我(以赛亚书30:20-21)在我服务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经常给我他的话和信息。他的话不仅在精神上满足了我,也让我快乐(耶利米书15:16)。这证明他仍然需要利用我。伊莱神父的出现让我非常震惊。撒母耳在第三章写道:“在那些日子里,主的话语少之又少,没有太多的含意。”男孩撒母耳越来越受上帝的启发,而老祭司以利对上帝的了解越来越少多悲伤的景象啊!上帝,无论我跌倒还是偏离你的意志,请不要对我保持沉默,也不要让我成为一个没有话可说的传道者。请打开天空的窗户,对我说一句友好的话。这是我真诚的祈祷!早期服务和追求1。初步研究当我确信自己被上帝选中后,我立即开始学习服务,并立即将自己视为上帝的仆人。赵牧师教会我们选择几个同学作为“迷羊”,然后带领他们去见主,看看一年能带领多少人去见主。我选了四个同学,尽力向他们传福音。我带他们去团契,为他们祈祷。结果,一个学生在我进入神学院之前就相信了主,另一个承诺继续参加团契,另外两个失去了生命。事实上,当时团契里有一个负责照顾我的人,他刚刚接受了恩典。我是别人的羔羊。这些人包括师亚东兄弟、孙梅芝姐妹(主要原因是死在劳改营里)和杨义海姐妹(目前仍在该国担任牧师)我是他们中最小的,也是一个不懂事的弟弟。1945年夏天,十字军(中国传教士协会的前身)和精神神学院联合组织了该国第一次大学生夏季会议。复旦奖学金是主要的组织委员会之一,负责制作宣传海报,发布会议的每日简报,安排宿舍,安排礼堂等。在这次活动中,会议借用了南山下一所中学的宿舍和礼堂举行了一次聚会。当时,新闻部的两个大兄弟负责为会议制作新闻海报。他们是西施和石道红。史兄字写得好,经常为复旦大学各系画大字报。我被安排在他们的小组里,和他们一起学习写美术和设计广告,但是时间太短了,我所学的东西在我开始之前就已经用上了。我帮助跑腿,写简单的海报,张贴海报和新闻稿。那时,我对文字工作没有任何负担。事实上,我什么也不懂。我想,只要我能向他人学习并侍奉上帝,我就能为所欲为。那时,男生宿舍和我在乐山住过的客栈很相似。无论是在大厅还是大厅,只要地板被清理干净,粉笔被用来画一个四英尺乘六英尺的框架,它就被视为一张床。来自四面八方的学生把他们的书包放在地板上,那是他们自己的床!第二,税吏撒该在圣经中摸索着“凭信而活”,对主说:“我要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如果我勒索任何人,我会偿还他四次。”(《路加福音》19:8)但我一无所有。我怎样才能学会给钱?起初,我以为自己是一个饥饿的人,可以充满自信地生活,因为我至少两次处于绝望的边缘,但最终我可以“走到桥的那一边”。"事实证明,以浪子的身份离开上帝是不择手段的。贫穷会改变,改变是有意义的。因此,生活并不太困难。作为上帝的仆人,我不能自由地找到解决经济问题的方法。相比之下,以荣耀上帝的方式信仰生活并不容易。事实上,那时已经有许多牧师靠信仰生活,没有报酬。虽然我不太明白什么是“信仰生活”,但我愿意学习任何令上帝高兴的东西。只要我能取悦上帝,我会做任何事!我被这个可怜的寡妇把她仅有的两便士用于医疗保健的故事深深打动了。当时,复旦大学的小教堂需要修复。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做出贡献虽然我除了两条裤子什么都没有,但我立即卖掉了新的,把我所有的钱都放进了捐款箱。在那之后,我感觉甜蜜得无法形容。三、“三不”研究自从我参加了复旦奖学金复兴党,每个人都把我看作是注定要去神学院的人。此外,我更了解赵牧师应均和贾玉铭牧师。因此,在暑期大学生会议后,我和孙梅芝修女去了灵性学院。当我进入神学院后,我知道在贾玉铭的老牧师自信的生活中有“三个不”:不借贷,不欠债,不报告贫困,所以我决定向他老人家学习。神学院的膳食小组由学生自己管理,每个人每个月轮流负责。在最初的一两个月里,我仍然没有在月底支付餐费。我感到内疚和羞愧,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我决定不吃东西,除非我有足够的钱支付这顿饭,这被认为是一个“快”,我没有吃,直到我有足够的钱支付它。然而,在这样做了一两个月之后,我觉得这样的“快”实际上等于报告贫困。我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办。不久,赵牧师的“十字军”知道了我的情况,给了我经济援助来解决我的食物问题。然而,在和一些哥哥姐姐交流后,我觉得这不是一种自信的生活。从下学期开始,我告诉赵牧师,我将信仰生活,不接受经济资助。我根本不认为这会引起误解或怨恨。我只考虑如何最好地实践和取悦上帝。后来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样做对我真的不好。我应该以一种咨询的态度告诉赵穆老师。后来,在神学院附近的我们的救世主教堂,请我做实习生和传教士,帮助探访、家庭聚会和其他工作。他每月给我700法郎,足够支付我的基本生活费用。但是我想如果我有固定的薪水,我就不会靠自信生活。一个叫萧的女执事和我争论了很多次。我最终接受了她的解释,但我的心里仍然充满了怀疑,我这样做是否能取悦上帝。因为我看不到上帝对我的另一种解释,我最终接受了她的解释:这是爱的礼物,不应该被拒绝。然而,如何相信上帝的话来生活仍然困扰我很多年,我无法得到我满意的指导!最后,根据我自己在这一领域的学习经验,我认为无论传教士是否有固定的收入,他都可以依靠上帝或他人的恩赐生活。这不是如何做的问题,而是个人对上帝的忠诚和信任的问题。无论贫穷还是富有,传道者可能并不真正相信上帝,或者可能全心全意地相信上帝。有些人在富人和名人面前特别谦虚谨慎,不敢冒犯他们,只是为了取悦别人。也有一些人不顾个人得失,根据自己的真实意图宣扬真理,并真诚地祈求上帝的喜悦。有些人大声疾呼,凭信仰生活就是靠别人的爱生活。有些人还指责信仰是虚伪和伪精神的。我不确定他指责别人虚伪是在掩饰自己的贪婪。他比虚伪的人更虚伪!对金钱和医疗保健的需求似乎只是身体的问题。事实上,这是对个人精神实践和学习中对上帝的忠诚的一个非常实际的测试。没有人能逃过上帝的眼睛!五、进入神学院前投入十分之一的学习,虽然我愿意奉献我所有的努力,但因为收入低,在奉献财产方面根本没有学习。在神学院的第二年,我逐渐获得了收入。起初,我认为什一税是旧约的法律,现在基督徒应该完全给予它。很快我意识到,虽然我以为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上帝,但事实上上帝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按比例来说,我在最穷的时候给的钱比我有更多收入的时候多。根据圣经记载,十分之一的奉献不是在摩西颁布法律之后开始的(利27:20;最小18:21-28;Deut书14:28),但早在亚伯拉罕和雅各(创14:20,28:22)就开始了,他们都是自愿提供的摩西的律法规定要献十分之一,而亚伯拉罕自愿献十分之一。亚伯拉罕是那些相信和称义的人的祖先,他们凭着应许(上帝的恩典)和万国的后裔(基督)(创22:18;添加3:16)可以看出,今天的信徒和亚伯拉罕有相同的恩典原则。基督徒应该以亚伯拉罕为榜样,拿出他们贡献的十分之一。因此,我开始给十美分,有时超过十分之一。然而,如果我们不实现给予的结果,给予的比例将永远低于十分之一,更不用说完全给予了。上帝通过先知玛拉基表明,不献十分之一就是接受上帝的奉献。相反,它将被大大祝福(3月3日:8-10)多年来,我不断地体验到上帝的应许是真实可信的。在主的祝福下,主的50年宽限期已经过去。短暂的宽限期只能见证过去10年为文字服务的恩典。在1984年底辞去里士满传教士协会的牧师职务后,作者于1985年开始写《旧约人物》和《教会为真理服务》,并于1988年由传教士出版社出版了《失败者》、《胜利者》和《永恒的服务》等书籍。这三本书的反应使作者深深地专注于上帝托付的工作,并使撒旦的官员们的各种邪恶计划和伤害在写作期间成为徒劳。从1989年开始,多年积累的《马太福音》老版本被整理出来,1991年《天王-马太福音讲义》完成(宣道1993年出版)近年来,我觉得岁月无情,我再也不会回到过去。无论我是在田园社会工作,还是出国去理解或写作,我总是想与时间竞争,在这个短暂的世界里争取永恒的积累,以免失去主的恩典。1993年除夕,《圣经释义》出版,最终校对工作于1994年冬天完成。同年,《万王之王——启示录讲座》发行。1994年,我出去学习了十多次。其中两个是强化课程,我的心脏负担过重,导致了1995年初一次危险的心脏病发作。心脏缺血仅在几小时后才缓解。三分之二的心肌死亡。这组医生三次正式告诉他们的家人他们无能为力。只有放弃,我才能看到亲人和朋友的最后一面。幸运的是,上帝特别仁慈,所有的肢体一起祈祷,将危机转化为和平。同年,我看到玄道出版了我生病前发表的《列王传——启示录》手稿。我被感恩节的快乐淹没了。上帝如此爱我,以至于很难用语言来描述。因为这种严重的疾病,上帝把我软禁了起来。我不能驾驶或乘坐长途汽车或飞机。不耐烦和以前一样,但是每件事都必须慢慢地做,慢慢地走,慢慢地移动,慢慢地说,有点匆忙或努力,即感觉不能继续,一个人必须坐下或躺下休息。不到三分之一的心跳。它是上帝供应心脏、肺、脑、胃、肝、肾的杰作┅ ┅每一个器官都有足够的血液来维持其正常功能,但它仍然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限制┅ ┅这种精神难以持久。我相信上帝希望我学会了解自己的渺小,并在这些诸多限制中依靠他的强大力量。虽然心已破碎,身体虚弱,精神疲惫,力量虚弱,但似乎没有什么可以为主做的。然而,这位一生都在照顾我的上帝将会更新我的思想,这样我仍然可以专心写作,稳步地走完他要我走的路。此外,我也知道主耶稣会重视许多读者为我提供的代祷。耶稣与我们同行,我们永远不会孤独。他在软弱中给我们力量,在困苦中给我们极大的喜乐。让我们心怀感激,一起沿着光荣的十字路口奔跑吧。
相关阅读
倪拓生(第三证人)

倪拓生(第三证人)

第三个见证人倪脱生读圣经:使徒行传26: 29“保罗说:无论是少劝还是多劝,我向神要求的是,不...

2020-03-28
宋美龄

宋美龄

我的家庭我的家庭是一个传教士家庭,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从孩提时代起,我每天都参加...

2020-03-28
培根

培根

培根的见证:论宗教(教会)的统一??宗教,作为人类社会的主要纽带,只有当它包含真正的统...

2020-03-28
唐崇怀

唐崇怀

他们还活着!——唐崇怀牧师和他的母亲穿过死亡阴影的山谷...作者:查文欣,王东·李群诊断...

2020-03-28
蔡少芬

蔡少芬

我感到巨大的压力。那一年,我独自一人逃到了旧金山,坐在一辆旅游巴士上,盯着地上的铁...

2020-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