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写作是挖掘出一桶桶忧郁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20-03-26 13:04
张文亮先生,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水、土壤和空气资源系博士,台湾大学农业工程系教授,《校园杂志》和《好消息》杂志专栏作家,从事学生指导工作20多年。我不是作家我写信是为了缓解我的极度抑郁对我来说,写作之笔是一个汲取悲伤的水桶。稿纸是一个倾倒水桶的地方。我写作是为了不被悲伤的深渊吞噬。每次我开始写作,我都会温柔地对主说:“主啊,帮你的仆人再舀一桶!”写作前的准备——从精神人到垃圾狗< br > < br > < br >二十年前,当我忙于写作时,我出版了一份名为《小身体交通》的周报,我每天都写它,直到午夜。我很热情,我经常被感动,但是上帝当时没有“找到”我。十五年前,当我在美国上圣经课的时候,我写了我自己的圣经学习材料,像雕刻的钢板,一个接一个。我很有灵性,认为自己是“仅次于马太·亨利”的人,而上帝在那个时候并没有找我。十年前,我带着为学生服务的重担回来了。如果学生们愿意,我会尽我一生的最大努力来学习。我领着团契,和他们一起祷告,然后出去传道…每天晚上,我都会在日记中仔细记下每一节课,每一盏灯。那时,上帝也没有找我。当时唯一的读者是我的妻子。日记是我每年给她的结婚周年纪念礼物。五年前,我似乎“当我到达马拉时,我不能在那里喝水,因为那里的水很苦”(例如。15:23)人生短暂,惆怅叹息不知何故,我身边经常有一口忧郁的井。三、五点钟时,苦涩的水将从直升机中升起。我会拿一个水桶,把水舀出来,以免充满忧郁。因为我读过自然科学,舀出的水也有点科学的味道。这是好消息杂志《科学档案》上的一篇文章。我不认为许多学生喜欢阅读这些作品。舀出来的水是苦的,但别人喝的时候是甜的。后来,校园出版社收集了一大桶苦水并卖掉了。它被称为“科学研究、爱情和哲学的大师”。这是一个又长又奇怪的名字,但这是我坚持的信念。一个人在三件事上是正确的:学习、爱情和哲学。尽管他仍不时喝些苦水,但他的生活很成功。因为他或她已经和法律和经济学专业的学生在一起10年了,在当前的政治动荡中,他或她不知道谁应该是他或她的英雄?这个学生的问题允许我有一个小花园来耕种和灌溉,也允许我从一口苦井里舀水。我读了一些关于法律和历史的书,以免被自己的问题所困扰。我需要从事严肃、虔诚、体面的基督教工作,以便呼吸一些新鲜和真实的空气;我变成了一只去各种垃圾场捡食物吃的狗。我曾经是一只非常“体面”的狗,这是怎么发生的?基督对这只垃圾狗的保护是在它体内放一个过滤器,垃圾中没有营养的东西就变成了粪便,有营养的东西可以留在后面。校园出版社还将收集到的各种各样的作品编成了一本书《兄弟之爱与撼动山川——威尔伯福斯与克莱彭联盟》。有时,其他杂七杂八的作品也会出现在校园杂志的“专业服务新形象”栏目中。臣服的开始——这是一个偶然,返回的主人开始对外界有所贡献。我的一个学生,曾思佳,把我在联谊活动中读到的“流浪狗情绪”扔进了《自立晚报》,但意外地被取消了我写了另一篇文章,“上帝为什么创造蟑螂?”当我投票给好新闻杂志时,我没想到会被拒绝。《好消息》总编辑胡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耸耸肩,除了上帝的物品不能归还或改变,人类的东西当然可以归还或改变。我还写了《上帝和蚯蚓》、《上帝和苍蝇》...结果是失败的,《论坛报》也被称为“文章的风格与其他版面文章不一致”《校园杂志》主编吴昆生笑得前仰后合,“这篇文章真好!”但是我不敢投票给校园杂志。哦,我的上帝!文字世界中有“卡梅尔山”(列王纪下18:19)。它不仅太高,爬不上去,而且爬到山顶时还得被砍死。我写作是因为我很沮丧。我被拒绝了,但没关系,因为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写完后,仿佛任督的两脉被打开了,身心都舒畅了在被好新闻杂志拒绝了五次后,他终于在年轻的好新闻杂志上写下了“小蝌蚪的赞美”。看到自己的文章被打印出来是老朋友再次见面的一种乐趣,在书店的书架上看自己的文章比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视更有趣。后来,我继续写《草莓口味》、《菠萝传奇》、《屠龙与臭袜子》等等。写《科学研究、爱情和哲学硕士》的过程写《科学研究、爱情和哲学硕士》是我多年来的梦想18年前,当我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学习时,我碰巧在图书馆读了法拉第的传记。我跪在图书馆的地板上,祈求上帝帮助我向我的弟弟妹妹们讲述这些基督教科学家的故事。阅读时,我收集了这些书,其中一些是19世纪出版的。我影印了它们,其中一些是在图书馆旧书拍卖时买的,还有一些是无意中从满是灰尘的书里提取的。只是偶然,我逐渐意识到这不仅仅是我的工作,而是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指引着我。经过14年的收集,有一天,我和胡主编谈了谈,请她给我在《好消息》杂志上写一篇关于科学家的专栏。她同意了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写了45位基督教科学家的事迹。“科学大师的研究、爱情和思想”两集已经在校园出版。然而,我只写了一小部分,也许还不到总数的十分之一。我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人们会认为我太生气吗?管它呢。只要祭坛上还有面粉,就做蛋糕吧!我在学校很忙。教学、研究项目、野外实验、会议、写报告和发表研究文章几乎占据了我的大脑空间。即使我不在学校,我也会一直想学习。我怎样才能推导出这个公式?转换思维,阅读科学大师的原始传记,这是一个很好的休息。对于一个忙碌的人来说,最累人的事情不是思考,而是利用电视的荒谬来充实自己的头脑。在我家,已经有15年没有电视机了,这对我专注的工作和写作大有帮助。然而,工作很忙,所以时间是分散的。这形成了我自己的写作方法:首先阅读这本书,写下要点和提纲,在空闲时间思考写下片段,在一两个月内写下最感人的部分,用3000字完成手稿。我想见到的大多数人都是学生,所以消化后,我用简单的句子写了下来。我一直告诉自己,“这是给普通人的,不是给科学家的。”“科学界很少有女科学家,但我特别关注女科学家,到处寻找她们的信息,以消除女孩对科学的恐惧我们的孩子不一定知道她喜欢什么科目,但他们已经知道他们害怕什么科目。找到数据的方法是在美国图书馆、书店和二手书店,或者通过国际图书馆网络或图书采购网络找到它。后来,找书成了我们家的共同爱好。我还告诉学生:“如果你知道如何使用图书馆,你的大学教育将会成功一半。”《兄弟爱与撼山河》这本书《兄弟爱与撼山河——威尔伯福斯与克莱彭联盟》是为我的学生戴明、贝利、惠山、清镇、滕胜、雷英、惠文、小猫、小麦等写的。他们过去常常对我说:“唉!经济部门简直是反上帝的!”“法律部门与信仰无关”“为什么上帝带我来研究社会研究?”,从而激发我为他们写这本书的动机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我的精神状态正处于最黑暗的时候,但我继续用笔写作。我读过很多历史材料。其中一本书封面的内页写道“上帝没有给他答案(威尔伯福斯)。他只允许他带着问题长大。长期的考验实际上可以让他一生问心无愧地侍奉上帝。”“我让这句话成为与整个时代的事件相勾结和解释整个历史事件的核心的支点校园杂志的吴昆生给了我几乎无限的空间,并把它分成了六个系列。我之所以选择“爱摇山河的兄弟”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年轻时的梦想——一群基督徒彼此相爱,和睦相处,并为摇摇这一代人提供了光荣的见证。相反,结果越接近,冲突就会越多。你的负担越重,你就越会计较自己的错误。看似精神上的,但遵循身体的欲望后来,我明白了兄弟之爱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除非上帝给予人们强烈的信任或改变环境,让人们同甘共苦(像摩拉维亚兄弟)已经25年了,我在服役中受了很多伤,也伤害了很多人,但我仍然记得“兄弟相亲相爱”的日子我妻子说我下意识地还在咕噜咕噜地说,“看,兄弟们和睦相处是多么美好啊!......(诗篇133篇)写作风格是真实的。后来,我经常给校园杂志投稿,写一些随笔,“带蜗牛散步”,“纸屑天堂”,“一个好老师和七个嵌入式西蜗牛的传说”,“骑滩发型”,“给孙悟空的信”...等等。我认为最好的文章不是刻意写的,而是随手拿起,一次完成的。校园杂志成了我的“赫曼山”。有时我能找到一些花蜜喝。它不再是“卡梅尔山”在整个写作过程中,我并不太担心用词的问题,因为我的妻子会帮我润色手稿,校园和好消息的编辑会帮我修改手稿,读者也会给我一些建议。我很担心这篇文章的风格,我应该改变更多吗?它应该像张晓风、富达,还是像大鹏和康来昌的风格?后来,我累得想不起来了。我只写下我所知道的,并真正写下来。我没有办法为销售而写作,也没有力量去追求读者的喜好。我只能被最初的一点点感动。写作的时候,我想与上帝同行,我可以把我在专业中学到的和我在现实生活中经历的结合起来。随着杂志和书籍的销售,我渐渐有点名气了。在营地、教堂和学校,我会遇到一些学生、一些家长和一些老师,告诉我在阅读这本书时得到的帮助。写作让我认识了一些朋友,交谈让我更容易被孩子们的青春感染。然而,我深深知道我从事写作。有些人读文章,有些人得到帮助,甚至有名气。我与耶稣的关系并不一定有所改善,后者才是我最关心的。< br > < br >今天,我仍在舀出一桶我的忧郁之井!< br >张文亮的《伟大科学家的小故事》(1-3卷),在国内出版,展示了兄弟们彼此相爱,撼动山川——威尔伯福斯和克拉彭联盟已经深入非洲3000万英里(利文斯顿传记)我是荒野中的一朵小花——南丁格尔的人生历程引领一只蜗牛在http://www.livingwater4u.com/article/2008/03/604.html行走
相关阅读
美国总统林肯及其信仰

美国总统林肯及其信仰

周二是麦凯恩和奥巴马为下一任总统举行的最后一次峰会。就在那时,《英国时报》组织了一...

2020-03-26
卫诗:赋予上帝生命和艺术以复兴基督教文

卫诗:赋予上帝生命和艺术以复兴基督教文

最近,当精神文学的发起人之一、美国著名诗人、作家、编辑和主持人卫诗修女回来讲学时,...

2020-03-26
听中国物理学家谈论科学和圣经

听中国物理学家谈论科学和圣经

我是一名基督徒和科学家。你如何看待科学?进化是正确的吗?大爆炸理论有什么问题吗?如...

2020-03-26
耶稣的芬芳

耶稣的芬芳

耶稣这个甜美芬芳的名字抚慰了我痛苦的心情。这珍贵的名字,我的心快乐,我的嘴歌唱 美丽...

2020-03-26
梁锦松和伏明霞回归上帝见证

梁锦松和伏明霞回归上帝见证

梁锦松:和许多在香港出生并受过教育的人一样,我在教会学校学习了10多年,每天都唱赞美诗...

2020-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