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者的脚步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20-03-26 13:04
主题:探路者的脚步& # 8211;冯腾勇博士认为“学习生物学可以满足我对生命现象的好奇心。”冯腾勇1981年获得芝加哥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后学位,后回到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工作。从科学研究中,他越来越感到人类的智慧是有限的,他也理解上帝的浩瀚和神奇。然而,回顾过去的日子,冯腾勇觉得自己可以从对西方宗教的排斥中成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这只能被形容为“不可思议”冯腾勇从小在桃园观音乡长大。他的家人都是虔诚的民间信徒。冯腾勇也不例外。每当他考试的时候,他总是去寺庙烧香和磕头。从初中开始,冯腾勇成为一名对历史教科书略知一二的民族主义者。他不能忘记西方帝国主义,用武力侵略和占领中国,杀害无辜同胞的历史,并对西方人虔诚信仰的上帝感到愤怒。对于信奉基督教的中国人来说,冯腾勇也暗地里称他们为帝国主义的走狗。然而,当他第一次进入东海大学时,他看到一些基督教的同学冒着大雨在台风天给他吃感冒药。他们的爱逐渐改变了冯腾勇对基督徒的偏见。之后,这些基督徒朋友经常在宿舍拜访他,并邀请他加入团契。然而,在仇外心理的影响下,冯腾勇理直气壮地说:“不用说,我不相信外国宗教。我相信三民主义。”一名基督教学生回答说:“大学生应该有一个开放的心态。我不认为你的表现正好相反。””为了表明他有开放的心态,他带着“只此一次,永不再犯”的决心去了团契在那个年轻人的聚会上,冯腾勇被诗歌和友谊的气氛深深吸引。从那以后,他经常进入和离开团契,对基督徒没有更强烈的反对。然而,他的人生观并没有多大改变。为了争取研究成果,他不再参加聚会,并认为他可以通过集中精力来获得成功。此外,拒绝西方国家的心理并没有被消除。1973年,冯腾勇从研究院毕业,在老师的介绍下,进入中央研究院担任了四年的研究助理。这时,冯腾勇遇到了他的大学同学,并在留学归来的第一年成为系主任。他受到极大的刺激。他决定暂时放下排斥的障碍,出国攻读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然而,在美国,生活很难适应,家庭作业压力很大,没有亲戚朋友可以帮忙。中国读经班的基督教朋友主动关心他。冯腾勇很自然地再次接近基督教朋友,开始读圣经和祈祷。直到那时,他才逐渐对基督教信仰有了肤浅的了解后来,冯腾勇去约翰·霍普斯金大学做基因工程研究,遇到了在美国读书的学生陆长明,目睹了他信仰上帝后一生的巨大变化。冯腾勇意识到了上帝的力量。从那时起,他严肃地面对上帝,成为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在信仰上帝之后,冯腾勇最大的改变是彻底消除了仇外心理。他回忆道:“有一次,我听到一位女传教士回忆说,当她18岁的时候,她去了新几内亚的一个荒岛,向那里的土著人传播福音。”我很惊讶一个小女人能爱上这样一个与她无关的陌生国家。她的心让我深感惭愧,我是如此小心眼。“现在,冯腾勇已经吸取了爱情的教训,他也把普通人看重的名利和地位视为过去,因为他的人生有着不同的意义。回家后,许多人经常好奇地问他,一个信仰基督教创造论的人是如何学习科学的?然而,冯腾勇觉得科学和他的信仰之间并不存在冲突,因为科学和信仰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一个是经验知识,另一个是启示知识,它们的本质是完全不同的。他觉得对科学太多的信仰会让人们认为自己是自以为是的,对思考永恒不感兴趣,并且认为生命的事业是理所当然的。他甚至把片面的现象误认为全面的真理,反而统治了自己的思维空间。冯腾勇以植物的发展为例来说明上帝创造的奇迹。他说,为什么有些植物有大根,有些有很高的营养价值?面对这些生命现象,科学家无法解释原因。过去,科学家们也一直试图通过基因工程研究来提高生物的质量,但是有数百种基因会影响生物的生长。对一种基因的研究可能需要一生的时间。他确信在各种生物的复杂性和独特性背后,有一个创造者。虽然人类有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但他们仅限于能够体验到的事物,而不能理解上帝的世界。就体外受精的条件而言,冯腾勇说,科学家只能模拟上帝在母亲体内创造的环境,将精子和卵子结合成受精卵,但他们无法跳出自然界新生命的生长模式。同时,《圣经》也清楚地提到宇宙万物的起源,没有矛盾和一致性。他深深感到他对基督教的信仰经得起考验。自从选择了对基督的信仰,冯腾勇变得极其快乐。他渴望成为一名福音派科学家,让人们了解上帝巨大而奇妙的创造和爱。摘自《实验室的秘密》相关链接:< br >冯腾勇博士简历:http://www.botany.sinica.edu.tw/work/tyf.html
: http://botany.sinica.edu.tw/paper/personal/冯腾勇博士出版物1981年,东海大学生物系,1969年,224.html,1973年获理学硕士学位,台湾大学植物学系,美国芝加哥大学生物物理与理论生物学系副研究员,1973-75年。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75-1982年),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1982-1988年),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1988年至今),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http://www.cclw.net/withess/5-07/fty.htm
相关阅读
美国总统林肯及其信仰

美国总统林肯及其信仰

周二是麦凯恩和奥巴马为下一任总统举行的最后一次峰会。就在那时,《英国时报》组织了一...

2020-03-26
卫诗:赋予上帝生命和艺术以复兴基督教文

卫诗:赋予上帝生命和艺术以复兴基督教文

最近,当精神文学的发起人之一、美国著名诗人、作家、编辑和主持人卫诗修女回来讲学时,...

2020-03-26
听中国物理学家谈论科学和圣经

听中国物理学家谈论科学和圣经

我是一名基督徒和科学家。你如何看待科学?进化是正确的吗?大爆炸理论有什么问题吗?如...

2020-03-26
耶稣的芬芳

耶稣的芬芳

耶稣这个甜美芬芳的名字抚慰了我痛苦的心情。这珍贵的名字,我的心快乐,我的嘴歌唱 美丽...

2020-03-26
梁锦松和伏明霞回归上帝见证

梁锦松和伏明霞回归上帝见证

梁锦松:和许多在香港出生并受过教育的人一样,我在教会学校学习了10多年,每天都唱赞美诗...

2020-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