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化基督徒”到活着的基督徒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20-03-26 13:04
刘的《自我报告》(韦、、赖主编)认为他是“哲学王”。我已经在北美呆了很长时间了。我在中国的时候,在一家研究所从事西方法律研究。中国人有不恰当地尊重知识分子,好像学习可以拯救国家和人民,就像救世主一样。作为一名高级知识分子,我学习的是先验的、抽象的法哲学,它是思考世界本质、拯救整个社会的“哲学之王”。当时,我只钦佩已故的哲学家,如黑格尔和康德。在当代,我很少钦佩一个还活着的人。作为一个学者,理想当然是用他的知识去改革当时制度的不足,建立一个更合理的法制和更民主的社会。然而,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任何系统的最终基础是人。如果人们不改变,就没有能够给社会带来真正改革的制度。那么,成为一个“文化基督徒”的人会如何改变呢?这与我们所说的“救赎”有关!人们永远不应该只是政治机器或经济动物。人永远是“所有人”。“全人”是我们拥有的更高的、精神的、支持我们生活的生活,通常被称为“精神生活”。这是个人和社会重建的基础。如果没有精神上的改变,知识和技术都不足以带来社会的根本改变。人类的变化是精神上的。有些人读了很多神学书籍,追求理性的真理,并在理性的范围内思考他们与基督的关系。这群人通常被称为“文化基督徒”。然而,观念的改变不能改变我们所有人。什么是真正的全人改变?除非一个有生命的生命进入你的身体,并且你接受一个有生命的生活,那才是真正改变的关键。整个人的改变就是改变整个生命,把自己的生命置于耶稣基督的主权之下。我曾经是一个“文化基督徒”。我详细地谈论了关于洗礼的文章和关于洗礼的论文。我觉得洗礼是合理的,并决定接受洗礼。然而,即使当我进入教堂,我的精神状态仍然是理性的。然而,遇到生活的躁动,只有生活的冲动才能使生活发生真正的变化。那么,这是谁的生活?是耶稣基督的生命他的生活,通过有血有肉的基督徒的生活,创造了对其他生活的冲动。我的生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因为我接触到了一位老传教士,他的生活中有耶稣基督的生活。这位老传教士因病不能吃东西或走路,甚至说话都有困难。然而,老人很乐观,喜欢笑,他的笑声爽朗,很有感染力。这是他非常自然的生活在极度的疲惫中,他从上帝那里得到了安宁和快乐。他只能吃一个淡而无味的年糕,但他全心全意地品尝着烤鸭,他很感激:“上帝,给我这么好的食物!”我所看到的是他的内心生活是如何面对周围的环境而不被痛苦所淹没的。他从内心接受了上帝的礼物,并认为这是最好的事情。老人看到白雪覆盖的地面上有黄色的花,他和这些花交谈。他很自然,说话像个老朋友。让我们看看我们周围有多少人追逐名利,当他们得到时仍然感到空虚,因为他们有更多得不到的东西,这是非常痛苦的。老人什么都没有,但是因为里面有真实的生命,他可以自然地从上帝那里接受他周围自然而美丽的事物。对我这个“文化基督徒”来说,前耶稣基督只是书中的思想和我头脑中的逻辑。然而,当我在这位活着的老人的生命中看到耶稣基督时,我突然意识到真正的耶稣基督是如此真实,全人类和活着的耶稣基督。那一刻,我不仅看到了,更重要的是,活着的基督的生命从老人燃烧的生命中进入了我的生命。那一刻,我的生命获得了重生。许多人目睹了老人的休假。一个中年人说,两周前,当他在电话里和老人说话时,老人告诉他,“我要去见天父。”他知道自己要死了的原因是:“因为我像圣诞节前的孩子一样快乐和期待!”面对死亡是一种快乐的期待,是一种对未来完全光明的憧憬,这种生活态度真的很震撼我当时的生活能让耶稣基督像老人一样激励我的生活,那种生活,我认为这是我当时要改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所有人”的新生活肯定是所有人的耶稣基督的圣灵不仅触及心灵,而且整个生命都被这个活生生的生命所主宰。基督的生命,有血有肉的化身,是我们教会中所有活在基督里的人,你们周围的兄弟姐妹的集合。在耶稣基督的身体里。-教堂& # 8212;-在内心,他真的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全面的、全方位的、全方位的精神体验和进步,因为这是耶稣基督生命展现的地方。教会,基督的身体,被放置在这个世界上的目的是为我们不完美的基督徒建造一所学校。一方面,我们向外界传播福音;另一方面,我们学会更像基督。“更像”是通过耶稣基督帮助我们摆脱旧的坏事情,耶稣基督是每一个生命的主题。教会和世界的区别在于生命是否基于生命这个主题。过去,因为我有知识,有社会地位,还有那些“次好”的非精神的东西,所以我很傲慢,看不起别人,所以我不能和周围的人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也不能从别人那里学到积极的东西。耶稣基督通过他的兄弟姐妹给了我们精神生活。如果我们不能向教会中的兄弟姐妹学习,我们将永远无法与耶稣基督建立正常的关系。当生命被传递给生命时,我去研究神学,以追求和观察真理是什么样的。后来,我慢慢地参与了教会的服务和生活,我慢慢地感到上帝不仅要我宣扬理性的真理,还要我宣扬他自己的生活。我将用我的一生让耶稣基督的生命通过我的一生传递给别人。因此,我放弃了多年的研究工作和成果,成为一名牧师。按照世界标准,放弃年薪数十万的法律职业是一种牺牲。但是,什么有形的东西可以与生命的意义相比,如健康,精神生活和所有人的永恒希望?我觉得上帝保佑我成为一名传教士。我从未后悔过我的选择。我在教堂里做得越多,我就越快乐,越充实,也越享受上帝的祝福。
相关阅读
美国总统林肯及其信仰

美国总统林肯及其信仰

周二是麦凯恩和奥巴马为下一任总统举行的最后一次峰会。就在那时,《英国时报》组织了一...

2020-03-26
卫诗:赋予上帝生命和艺术以复兴基督教文

卫诗:赋予上帝生命和艺术以复兴基督教文

最近,当精神文学的发起人之一、美国著名诗人、作家、编辑和主持人卫诗修女回来讲学时,...

2020-03-26
听中国物理学家谈论科学和圣经

听中国物理学家谈论科学和圣经

我是一名基督徒和科学家。你如何看待科学?进化是正确的吗?大爆炸理论有什么问题吗?如...

2020-03-26
耶稣的芬芳

耶稣的芬芳

耶稣这个甜美芬芳的名字抚慰了我痛苦的心情。这珍贵的名字,我的心快乐,我的嘴歌唱 美丽...

2020-03-26
梁锦松和伏明霞回归上帝见证

梁锦松和伏明霞回归上帝见证

梁锦松:和许多在香港出生并受过教育的人一样,我在教会学校学习了10多年,每天都唱赞美诗...

2020-03-26